新股儿 > 都市小说 > 野性为王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五章 蹲点剃头
    ﹄新八一—﹃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小犀牛圈舍里

    初尝龙宫刀鱼美味的黑喵彻底抛弃了它先前的优雅,趴在地上,冲白瓷碟里的刀鱼竖着咬,横着嚼,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发出numnumnum的吧唧声,以及超尺寸的虎牙痛快喀拉啦刺穿鱼骨声。手机版m.xungue.cn

    反观静香就要文雅多了,小爪在刀鱼身上划拉两下,刀鱼便分成数段,小奶猫低下脑袋,挑中它最喜欢吃的一段,粉色猫舌头舔去,叼在嘴里咬下。

    纪安盘膝坐在茅草铺上,扬起嘴角看着两位主子吃得高兴,可怜小犀牛直往他怀里钻,还在瑟瑟发抖,喀啦喀啦声太吓牛了。

    纪安轻拍一下手感炒鸡好,不输胖虎的小犀牛屁股:“怕什么,它们又不吃你。”

    话音刚落,黑喵抬起金丝乌瞳,看着小犀牛舔了圈嘴,继续低头开嚼,纪安眨了眨眼:“呃……”低头道:“至少今天不吃你。”

    也许是巧合,纪安说完,裤腿上一阵持续温热,小家伙真被两位主子的吃饭声吓尿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报应。

    刀鱼就是刀鱼,没什么特别作用,非要说有,那就只有龙宫产刀鱼很合两位主子口味。

    纪安换完裤子回来,期间大禹还和黑猫隔着任意门打了个照面,爪尖指向黑猫,黑圆圈转向纪安:“这你又是从哪骗回来的?它吃竹子不?要吃竹子赶紧扔掉。”

    咳,纪安换完裤子回来,两位主子各自在满意舔爪,看到纪安,两只猫竖着尾巴,绒毛展开,哆嗦着走向纪安,呼噜噜呼噜噜,任由纪安伸出左右魔爪,从脑袋一路撸到尾巴尖,两只一起,抱在怀里使劲蹭脸。

    听着耳边两种不同的呼噜噜此起彼伏,每个星期,纪安就指望主子这点赏赐了,今天运气好,一下来了俩。

    相比静香,黑喵的毛稍微硬一些,因为脸感不动,纪安用脸感觉出来的,但更加顺滑。而旁边小奶猫则是75分的软,100分的是空气。

    “呼噜噜……呼噜噜……”这时的纪安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铲屎官。

    可惜好景不长,呼噜噜的声音在逐渐减退,铲屎官知道时间到了,恋恋不舍把脸挪开,不然一会得挨耳光。

    纪安有心想每天都喂刀鱼,这样每天都能呼噜噜,可就是怕每天喂了,主子吃腻罐头就不稀罕了,以后不给呼噜噜了,他觉得好烦恼,想了想,还是维持原样不变地好,继续每周一个罐头,至少在他找到更好吃的小鱼之前。

    两位主子离开怀抱走到地上,纪安一看黑喵撅屁股,马上知道它要干嘛,赶紧送上猫砂盆。

    等到静香也解决完,两只猫一起轻盈跳上1米多高的窗台,一猫喵一声,遁入黑暗。

    铲屎官拿出吃饭家伙铲进猫砂,提起来漏掉砂,上面两粒长条形,金光灿灿的猫粑粑,颠了颠铲子,颇有份量。

    维龙加的底裤这时候已经在纪安面前了,之前好多感觉不对劲的地方,现在豁然开朗,凯文说过,潘瑟族拒绝开采矿藏,法典上禁止动地底下的东西,否则会触怒神灵。纪安觉得这个神灵应该就是黑喵了,而潘瑟族很可能觉得金子都是黑喵的,所以不敢碰。

    它拉出来的,不是它的是谁的?

    纪安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比如先从偷潘瑟族的金疙瘩开始,他将金疙瘩收进鼋甲袋里,关了灯,抱着手感紧实的小犀牛,躺茅草铺里睡去,做了一个铲屎官铲成超级巨富的美梦。

    …………

    转天下午,塔图看纪安又在铲它的粑粑,见他喜欢,用黑色大手拿起来送到纪安面前:“喏,我有很多,喜欢就拿去。”

    纪安赶紧侧头躲开,拉开蛇皮袋:“快放里面,下回不许用手抓。”

    塔图不明就里,将青绿色粑粑扔进蛇皮袋,又给纪安拿了一坨过来:“喏”

    本来要1个多小时,在塔图热情帮助下,纪安半小时把圈地铲干净,拎着蛇皮袋往外走去,塔图过来帮他关好笼门。

    铲屎当然要带猫爪,自动清洁功能不是白买的。

    满满一蛇皮袋80来斤猩猩粑粑扛在肩上,纪安如是说:“以后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自称铲屎官,80来斤猩猩屎你铲铲看?”

    然后没几天他就被自己打了脸,看到大象粑粑,纪安差点给跪了。

    刚走出圈舍,声音忽然传来:“你身边没动物了吧?”

    纪安转头看去,玛卡不怀好意走出墙角。昨天盯梢知道纪安铲完屎要去扔,今天她特意在圈舍外等着,新仇旧账一起算。

    纪安发现自己被脏辫妹蹲了,心道一句不好,在林子里他能遛翻黑妹,但平地上,大概会被揍这些百米11米2及格的女悍匪修理很惨。

    可转念一想,便无所谓了,他肩上扛着满满一袋不是假的。一蛇皮袋抡过去,她就算再悍勇,也得尝尝来自猩猩的屎。

    纪安猫爪探出,在蛇皮袋上悄悄抠了一下,对玛卡惧怕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叫了啊!”

    直播间里

    “这黑妹什么情况?”

    “难道想对小哥用强?”

    “主播你还叫什么叫?赶紧脱衣服啊!”

    “我靠!怎么什么好事都让小哥摊上了?”

    “羡慕……”

    这时,纪安正下脸色,坚决不退:“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你不要再过来了,否则后果自负。”

    “主播!你有没有搞错!!!这种时候你说不要?”

    “没天理啊我也好想遇到一个半路劫道的女流氓”

    纪安的认真警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玛卡走近,考虑着先从哪下手过硬,反正视频的时候说了,揍完了,因都那又能拿她怎么样?

    纪安:“呐,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好吧……”

    纪安紧了紧手里蛇皮袋口,准备发力抡出,玛卡也抬起脚,旁边声音响起。

    两人同时一阵失望,不过纪安马上绷不住脸笑了出来。

    “玛卡!你都回来三天了,怎么头发还在?”阿尼娅走来,皱眉看向玛卡的脏辫:“你过来,我帮你刮掉。”

    蹲人的女流氓常有,但蹲到一半,被抓去剃头的女流氓,纪安头一回见,憋笑问道:“阿尼娅,我能看你们潘瑟族剃头么?”

    脏辫妹当时就炸了。

    嗯……求个打赏?

    {老铁请记住    新八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