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儿 > 穿越小说 > 护国公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怪兽,有怪兽
    ﹄新八一—﹃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狂奔的战马上,杨庆立刻进入了一种可以说玄妙的状态,感觉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控制自己般,在和对面清军将领交错的瞬间,猛然侧身避开了后者手中锥枪,就在同时他手中方天画戟的长刃如刀般到了后者咽喉,借着近百公里的相对速度几乎没有任何迟滞地切下了这颗头颅……

    他的第一个清军战绩。手机版m.xungue.cn

    而那方天画戟造型夸张装饰华丽的戟刃,在鲜血如喷泉般直冲天空的背景中划了一个银色弧线。

    第二颗头颅坠落。

    那弧线继续。

    下一刻第三名清军骑兵惊恐地拼尽全力带住战马,但在战马嘶鸣中,他仍旧用自己的胸膛撞上了戟刃,近百公里的相对速度,让他身上的泡钉棉甲完全失去了意义,锋利的戟刃瞬间刺穿他的身体,甚至从他后背冒了出来,尽管戟枝被阻挡住,但巨大的撞击力量还是让他从马背上倒飞出去,或者说那战马从他胯下直接冲了过去,然后让他挂在方天画戟上伴随杨庆回抽动作坠落。

    杨庆胯下战马同样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嘶鸣,在反作用力下硬生生被止住。

    不过它还是撑住了。

    这匹作为李来亨私人收藏品的河曲马,体型和力量明显要大于清军所骑的蒙古马,在被止住的几秒钟后还是在杨庆的催逼下开始加速,而此时杨庆身后的李来亨和部下骑兵前锋也同样开始撞上清军。重新开始冲锋的杨庆,在对面两名被他狂暴画风吓住的清军下意识分开的瞬间,那方天画戟左右一扫,两个弯月状戟枝转眼划断了他们的咽喉,在他们同时捂住咽喉倒下的一刻,他从两人中间急速掠过。

    原本还想接手一个的李来亨不满地骂了一句,转身一锥枪刺进了一名正和部下交手的清军肋下。

    而杨庆继续势如破竹般向前。

    知道自己胯下战马并不能实现自己所有意图的他,立刻换了一种更适合这种战斗的方式。

    狂暴的画风变成了阴毒。

    他手中那柄一般人根本玩不了的堪称使用难度最高的冷兵器,伴随他以令人惊叹的骑术不断在清军骑兵间隙的穿行,就像一条毒蛇般不断向外蹿出收割一条条生命。咽喉,肋下,甚至于直接戳脸,刺,割,钩,挑,砍,拿戟枝啄击天灵盖,清军的头盔可挡不住这东西凌空啄击,那戟枝的弯月尖角可不比鹤嘴锄短,瞬间都能凿穿头盔砸进大脑,然后以杨庆的暴力一拽头盖骨都能掀了。

    可以说他完全把这场战斗变成了他的个人秀,最前锋的他疯狂杀戮着,清军各种姿势的死尸不断坠落,然后被李来亨和他部下的骑兵践踏在马蹄下。

    此时张开两翼的清军依旧没有完成合围。

    明军的速度太快了。

    杨庆几乎就没有任何停顿,他那匹黑色战马如风般在一个个清军身旁掠过,然后带走他们的生命,而他前方的则被吓得纷纷转向,他身后的李来亨和几名骑兵甚至都没有敌人可杀了,杨庆面前根本不会留活的。他们干脆收起锥枪拿出弓箭,向两旁射杀那些试图同样用弓箭偷袭杨庆的清军士兵,而他们的杀戮又像撑开木板的凿子般扩大突破口,然后再后面更多骑兵挤入,或者用他们那端平的长矛不断将混乱中的清军刺落马下。

    这就是冷兵器时代一个超级猛将和一队精锐骑兵的作用。

    凿穿敌人。

    或者……

    斩将夺旗。

    杨庆在不到五分钟时间里,凿穿清军直面他们后面的统帅。

    “快,拦住他!”

    阿济格暴怒地咆哮着。

    他在多尔衮接到吴三桂求救后第二天就率领一万骑兵离开了沈阳。

    这个机会对多尔衮来说实在太宝贵了,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可以说咱大清的国运之战,绝对不能输的,但问题是清军的集结也得需要些时间,而且他距离山海关比李自成更远得多,路也更不好走,所以不可能抢在李自成前面。如果李自成在他到达前攻下山海关,那他也就没得玩了,这一点很有可能,他甚至比李自成更清楚山海关守军的实力,李自成没和关宁军打过,但他们可是虐了这支明军十几年。所以他必须得派一支已经完成集结的来帮吴三桂,阿济格率领一万骑兵强行军到达锦州后会合锦州的艾度礼,然后继续强行军,甚至一天一夜狂奔两百里,这才比李自成略晚些到达。

    他轻松击溃唐通的阻击,却没想到遇上了这样一头怪兽。

    他身旁的巴牙喇纛兵立刻上前。

    而阿济格则拿出弓箭瞄准了杨庆。

    此时一名甲喇自认为足够勇猛,挥舞着一支长柄狼牙棒直奔杨庆,刚一照面就当头砸落,杨庆手中方天画戟向上一架紧接着回抽,戟枝立刻卡上了狼牙棒的锤头,就他那力量哪是那甲喇能撑住,随着他回夺的力量那狼牙棒直接夺脱手坠落,杨庆抬手接住没有丝毫犹豫地反砸过去,那甲喇的脑袋瞬间被砸烂。

    杨庆将狼牙棒很随意地向外一甩,锤头正砸在一名巴牙喇纛兵胸前,后者被撞得惨叫一声向后倒下,而他右手方天画戟准确扎进另一名巴牙喇纛兵咽喉。

    阿济格手中箭立刻射出。

    “小心!”

    李来亨在后面喊道。

    杨庆完全下意识地一低头,那箭瞬间从他头顶掠过,但就在同时他刚刚空出的左手闪电般一抓,这支箭立刻被他抓在了手中,然后他抬起头一脸xie恶的笑容看着阿济格。

    每秒几十米的速度而已。

    顶多比他全速狂奔快一倍而已,鸟铳那速度他跟不上,这东西只要不是偷袭他都能用超强的视力追踪。

    就在同时李来亨也赶到。

    他和那些可以说李自成部下最精锐骑兵手中箭立刻射出。

    刚刚从杨庆那狂暴画风中清醒过来的阿济格迅速后退,数十名算亲兵的包衣奴才上前护住他,而阿济格没有蠢到在原地等待,他虽自认悍勇,但比起杨庆明显还是差一些,他和那面中军大旗迅速转进,直奔后面一队增援的部下。

    此时田见秀率领的另外一支顺军也杀出南海口关,径直撞向合围李来亨的清军右翼。

    也就是靠近山海关的那些。

    而唐通也率领部下重整旗鼓从北边向其左翼反击,清军的合围计划失败,在后续还没到达前,变成了中军直面李来亨,不过就在同时一队骑兵也从山海关內杀出,直接撞向了田见秀,但后续顺军依然在源源不断从南海口关涌出。清军拖在后面的艾度礼迅速转向直扑南海口关,试图封堵这个出口,毕竟在兵力上李自成占据绝对优势,如果后续顺军源源不断加入战场,那他们就很难进城。他们不能指望吴三桂的接应,吴三桂部下除了那几千家奴,剩下都是些只能守城不能野战的渣渣,这一点作为锦州守将的艾度礼还是很清楚的。

    实际上这场战斗规模正在急剧扩大,三方加入战斗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五万,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大战。

    当然,杨庆不管这些。

    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正在逃跑的阿济格,他甚至已经撇下了正在掩护他的李来亨,形成了单骑追杀的局面,阿济格和身旁那个掌旗的巴牙喇纛全速狂奔,不断拉近着和接应他的那些部下间的距离,杨庆砍瓜切菜般解决了那些阻击他的包衣奴才,同样不断拉近着和他们之间距离。

    “玛的,这马不行!”

    他很不满地拍了一把胯下战马。

    那战马不满地嘶鸣一声,但冲杀到现在它也筋疲力尽,哪怕杨庆不满它的速度也在减慢。

    “一边歇着去!”

    杨庆说完直接跳下战马。

    前面逃跑的阿济格回头茫然地看着他,但紧接着茫然就变愕然,因为杨庆端着方天画戟,撒开双腿开始了狂奔,然后双方之间的距离开始明显拉近……

    “快!”

    阿济格崩溃一样鞭打他的战马。

    他真得崩溃了。

    这他玛是个什么怪物啊?谁能解释一下这个不科学的家伙到底是人还是妖?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他必须得摆脱这个怪物。

    但一匹负重超过两百斤的战马是无论如何也跑不到五十的,而杨庆的极速是每秒二十米,虽然是短距冲刺但也足够,他和阿济格之间本来也就是个短距冲刺的距离。而看看就像扑击猎物的豹子般狂奔而来的杨庆,再看看前面至少还有一百丈的部下,阿济格一咬牙调转马头,然后从马鞍上摘下了一对短柄狼牙棒,大吼一声毫不犹豫地向着杨庆开始了冲锋。

    下一刻杨庆手中那柄方天画戟脱手飞出,就像标枪般直奔阿济格。

    后者右手狼牙棒向外一磕。

    那方天画戟几乎在触及他胸口一刻被打飞出去。

    但也就在此时杨庆到了。

    还没等阿济格反应过来,这个家伙抱起双拳,一跃而起带着下落的力量,狠狠一拳打在战马的额头,阿济格胯下战马悲鸣一声,两条前腿猛然跪下,巨大的力量瞬间把阿济格甩飞出去……

    {老铁请记住    新八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