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儿 > 都市小说 > 闪婚成宠:少将大人轻点爱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贵圈规则
    ﹄新八一—﹃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谭川跟邵华离婚这件事,尽管谭川想保密,但依然只用了三天时间,传遍了整个贵圈,直到这时,谭老爷子才知道情况,气得差点厥过去。请收藏本站www.xungue.cn

    这些年谭家怎么对邵华母女的,贵圈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以为邵华不会离婚,毕竟这样委曲求全二十年,什么都耽误没了,年纪越大越没有离婚的必要,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邵华离婚了。

    以前的人难免明里暗里讥讽邵华斗不过一个小三,当然也有同情她的,但女人的圈子就喜欢个攀比,自己生活上有些不如意,跟邵华一比,瞬间就觉得自己很幸福了,但这次邵华离婚,给贵圈的正室们集体敲了一记警钟,原来那么上不得台面的一个小三是真的可以将她们这些名门闺秀挤出豪门的。

    女人们有了危机感,直接倒霉的便是她们的男人。

    所以这件事就这样在贵圈快速发酵,上升成整个贵圈的大事件。谭川连抽空跟朋友喝个闲酒,都要被抱怨一场:“我说,老谭,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莫小云给你下了什么*,你竟然真的跟邵华离婚?”

    “男人在外面风花雪月没关系,但必须把握好一个度!”

    “邵华跟了你那么多年,还帮你生了两个女儿,就算你们谭家重男轻女想要个香火继承人,但人家没功劳也有苦劳!当初,你就不该将莫小云接回本宅,儿子本来就该由嫡母养,你本末倒置了……”

    “你该不会真把莫小云扶正吧?这是你家事,我们的确管不了,但是,我家里老佛爷说了,谭家真的换女主人,她们就要跟谭家绝交,还不让我们跟你往来,说会被你带坏……”

    谭川气炸了,“是我想离婚的么?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兄弟们揶揄道:“邵华那性子比我家那口子好多了,若不是忍不下去,她会在熬了这么多年后离婚?你当她傻啊!肯定是你又怎么欺负人了吧……”

    谭川气不打一出来,他已经够烦的,这些人能不能让他安安静静喝个酒?

    谭川气呼呼回到家,结果竟然没进到家门,谭老爷子放话出来了,不跟邵华复婚,就永远别进谭家门!

    谭川气得一宿没睡好,这就是那个女人的目的吧?让他成为众矢之的,被千夫所指!

    翌日一早,谭川黑着脸,去了邵华母女三人住的别墅,佣人在收拾屋子,谭川大摇大摆地坐在客厅,问:“她们都还没起来?”

    他一宿没睡好,罪魁祸首却睡到日上三竿,特么的还有没有天理啊?

    佣人面面相觑,还是管家过来说道:“她们已经搬出去了。”

    “什么?”谭川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

    管家被吓了一跳,“几天前,夫人说你们已经离婚了,这栋别墅是谭家为你们新婚准备的别墅,并不属于她的婚前财产,所以她当天就搬走了。”

    谭川没听完,脸更黑了,抓起衣服冲了出去,上车,直往他印象中属于邵华的婚前房产开去。

    这个女人这是下了狠心了吧?

    他心里乱成一团乱麻,很多情绪在脑海里蜂拥,但他都强力压下去了,事到如今,他不允许自己去想过去的事,他更不想承认那是自己的错。

    车在另一个小区的别墅前停下,他迫不及待地冲进们,大声喊着妻子和女儿的名字,但结果,从楼上下来的是——莫小云。

    谭川突然停住,看着下楼的莫小云,心口像被突然塞了一块冰,“你怎么在这里?”

    莫小云昨天被老爷子赶出家门,哭了一夜,此刻眼睛还肿着呢,听见谭川来,她激动地冲下来,以为谭川来接她,结果迎接她的是谭川的质问。

    莫小云使劲整了整情绪,“这、这栋别墅是我进谭家时,邵华姐送我的……”

    “送你?怎么可能?”

    邵华会送莫小云别墅?打死谭川都不会信。

    莫小云咬了咬嘴唇,解释道:“当时我生了文旭,你想接我进本宅照顾文旭,邵华姐不让,于是送我别墅让我住外面……”

    然而,谭川以儿子刚出生需要母亲照顾为由还是一意孤行将莫小云接回了本宅,他记得,那时他跟邵华争吵时,说辞之一就是,莫小云一个夜总会出来的,怎么可能威胁到她主母的地位,做人不要太小心眼,而后来的结果却是,等待邵华的是自己被赶出本宅……

    谭川感觉身体里的力气在一点点被抽干净,他无力地回头,准备上车。

    莫小云不甘心冲过来,拽住他,“你想去哪儿?”

    “邵华在城东还有一处房产……”

    “你说城东香雪里的别墅?那一栋在文旭周岁时就是文旭的了!”

    “你说什么?”谭川连最后一点力气都被抽干了。

    莫小云很害怕,她不知道谭川为什么突然要找邵华,此刻的男人让她非常不安,她坚定说道:“你们离婚了不是么?”

    “啪!”

    这一耳光来得猝不及防,莫小云被打翻在地上,她捂着脸,冷笑着看谭川,“所以,你是后悔离婚了?现在看我不顺眼?当初那你为什么要接我回本宅?”

    就算年轻时,做过豪门的梦,但那样的身份,又怎么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真的能进豪门,让她野心越来越大,有这个机会的不正是谭川么?而现在,这个男人似乎后悔了……呵呵,他后悔了,在这么多年之后……

    谭川甩门离开,一个人可能知道自己混蛋,但在自己不去计较时,就会心安理得地继续混蛋下去,可当有一天,他回头再来清算这些账时,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禽兽不如。

    谭川用了两天时间终于找到邵华现在的住处。

    那是在三环不错的地段的高层公寓,三室两厅,是高薪阶层才能住得起的地方,在做了两日噩梦,梦到邵华跟两个女儿流落街头后,得到这个消息,他竟然松了一口气。

    出门前,他特地打扮了一翻,刮干净胡子,穿上得体的西装,让司机将车开进了小区,小区的保安很负责任地进行了身份登记。

    刚到楼下,谭川心怀忐忑地去等电梯时,远远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背影站在电梯门口。电梯在这时打开,那人走进电梯,终于转身,谭川看清了他的脸。

    “文旭?”

    谭文旭此刻脸黑黑的,手里提着豆浆油条,还腾腾冒着热气。看到自己的父亲过来,他下意识地将东西往身后藏了藏。

    “爸。”

    谭川走进电梯,心情有些诡异,“你怎么在这里?”他的视线下意识地瞟了电梯里所按的楼层,正好是12层,是他要去的地方。

    谭文旭眼见得无处可逃,只得不甘不愿地交代:“楚涵说,拜她为师我还不够格。她给了我一个考验……”

    谭川突然笑了,“我们的话你从来不听,她的话你倒是听。”

    谭文旭俊脸有点僵硬,“你们不要瞧不起她没上过大学,她可是很厉害的!”如何个厉害法,谭文旭只了解游戏中的一柱擎天,知道说了谭川也不会懂,干脆不说,这便显得他的话很没底气。

    谭川长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儿子,他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

    “她是很厉害!”

    谭文旭抬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似乎想看看这个父亲是在敷衍自己还是真心这么觉得。

    谭川原本想摸摸儿子的头,但儿子现在已经178的个头,跟他的个头差不多了,他便拍拍他的肩膀,“你可能不知道,她十七岁就获得过圣菲罗学院第一奖学金,这个奖学金,迄今为止,获得的不过三人,其中之一便是顾爵。”

    这个奖学金因为太高,所以只有那些顶级学霸才会有野心去争取一下,其他人,只当那是一种遥不可及的传说一般的存在罢了。

    “原、原来,她这么厉害?”谭文旭肃然起敬。

    “顾老那么喜欢她不是没有道理的,也许你真能从她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可是,她让我跟谭秋彤学数理还必须得学三门外语……”

    这回轮到谭川惊讶了,但惊讶之后,他心里竟然是高兴的,也许,改天,他该准备一份厚礼,亲自去顾家登门道谢的。

    电梯停下,父子俩走出电梯,谭文旭轻车熟路走到一道门前按了门铃。

    里面传来谭秋鱼的声音“进来”,两个字透着冷漠和毫不客气。

    谭文旭怒火一下就上来了,但是他压住了,不甘不愿地进门,将豆浆油条丢在桌上,“喏,你要的,买回来了!”

    谭秋鱼大冬天穿着单薄的运动裤和背心竟然在客厅打沙袋。这套房子不过百平,没多余的房间装修健身房,她一个沙袋占了半个客厅。

    似乎嗅到多余的气息,谭秋鱼往门口瞥了一眼,看到谭川,微微愣了一下,不满地质问谭文旭,“你带回来的不速之客?”

    我是你爸?怎么就成了不速之客了?

    但这话谭川说不出口,因为谭秋鱼早说过,他压根没资格在她面前说父亲这个词。

    “你妈呢?我有话跟她说!”

    “我妈感冒了,不方便见客!”

    “你妈病了么?”谭川一阵紧张,啥都没顾上,直接往里面卧室冲。谭秋鱼眼疾手快,一个晃身挡他面前,“谁跟谁呢?谭先生,你这是私闯民宅!”

    “让开!”谭川怒了。

    谭秋鱼来兴致了,“你这是用什么身份在跟我说话呢?这房子可没花你一分钱,你最好客气点!”

    谭川气不打一处来,“就算在物质上你能跟我撇得再干净,你身上至少还流着我谭川的血!”

    谭秋鱼嗤之以鼻,“我也很后悔我妈没去搞外遇。自己的老公左拥右抱,妻妾成群,就她老实巴交在一棵歪脖子树上把自己活活吊死!”

    “你——”

    谭川差点给她气晕过去。

    “小声点,别打扰我妈睡觉。现在还不到七点半,病人最重要的是休息,八点半的时候我自然会叫她起床,你若等不起,出门右拐,好走不送!”

    {老铁请记住    新八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