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歌尔 > 玄幻小说 > 男配求你别黑化 > 第10章 黑化010%
    【馨歌尔小说 www.xungue.cn】

    ……

    夭夭是绝不可能唤容慎主人的。

    那一晚,容慎用了一夜的时间教它改口,无论怎样说怎样哄,得来的还是奶兮兮的‘云憬’二字。后来容慎支额靠在榻上,长睫掀动几下像是累了。

    他低叹着不说话了,反倒是让夭夭有些紧张。

    它想,小白花脾气那么好,应该不会因为称呼的问题,就生它的气吧?

    虽然原书中,啾咪兽的确是喊容慎主人,但夭夭还是想试着为自己争取。轻拉容慎的头发,它凑近他又唤了一声:“云憬~”

    软软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试探,让容慎实在不忍责怪。

    “云憬就云憬吧。”容慎听夭夭喊了他一晚上的云憬,从开始的不适应,如今听久了也就习惯了。

    将小兽抱入怀中揉了揉,他做出让步,“但你要乖。”

    毕竟‘主人’和‘云憬’之间的身份差距太大,容慎担忧自己日后管不住这只小灵兽。等又过了几日,他发现自己的担忧多余了,因为夭夭真的很乖,或许真把他当成了哥哥,小灵兽事事都听他的话。

    侧眸看了眼陪他看书看到睡着的小团子,容慎用手指轻触它软软的绒毛,忽然觉得有个听话可爱的妹妹倒也不错,大概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这位小妹妹不会化形。

    容慎并没有察觉,夭夭的出现大大满足了他深藏的控制欲,至少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去操心白梨的事。

    这些天里,他像是教小婴儿般,一字一句教夭夭说话,夭夭学的认真,很快就能同容慎进行完整的对话。

    “云憬云憬,夭夭想去康康时舒啦。”等彻底掌握人语,夭夭心系燕和尘,想要去找他说说话。

    容慎听后并没马上答话,手指轻动像在算着什么,夭夭等不及,小口咬了咬他的衣摆,大尾巴摇来摇去,“去嘛去嘛。”

    之前当着燕和尘的面,他可是亲口答应了人家,要经常带它去无情殿。

    “自然可以。”容慎总算回应了它。

    见他站起身,夭夭开心的四爪着地,先一步跑出房门。正往殿外跑,阴影罩下忽然有只手将它托了起来,容慎将它掐腰举高,点了点它的额头道:“小脏猫,我还没有说完。”

    “去找燕师弟可以,但你该洗个澡了。”一月之期已过,夭夭今日刚好可以洗澡。

    “洗、洗澡?”夭夭这一个月过的太滋润,险些把这件事忘了。

    它虽然已经一个月没碰过水,但燕和尘和容慎都是出门习惯性抱它,所以至今它的毛发雪白泛着股奶香,也就爪爪上的毛毛有些发黄。

    “不行的。”

    夭夭想起上一次的洗澡,蹬着小腿有些挣扎。见容慎抱着它径自往浴房走,夭夭急的口齿不清:“我是女孩子,你不可以帮我洗!”

    容慎被它逗笑了,“你这都是在哪儿看来的?”

    话虽如此,可夭夭如今就是只灵兽崽崽,当人来算也就是个小婴儿,正是需要让人照顾的时候。

    试了试水温,容慎将夭夭放入木盆里,见它实在抵触,就思索着商量:“无极殿除了你没有女孩子,你若真不想要我洗,不如我去唤梨儿过来?”

    刚好梨儿很喜欢它,他也好些时间没见她了。

    夭夭本就炸了毛,一听到白梨的名字更是气成一只球。在水里扑腾两下呛了口水,它大半个身子靠在容慎手上,想也不想就拒绝;“不要她!”

    不就是洗澡吗!

    绒毛被打湿后,夭夭露出粉嫩嫩的小肚子。它此刻毛发塌软丑萌又奶凶,为了杜绝容慎和白梨的一切见面机会,它把心一横栽入容慎掌心,闷哼唧唧着:“还是你来吧。”

    被人伺候着还不情不愿,到底谁是谁的灵宠?

    容慎衣衫被夭夭打湿了大半,脾气很好的没同它计较。轻挽袖子,他往夭夭头上倒了几滴清洁露,任劳任怨搓洗起来。

    一回生二回熟,或许是经历过之前那次超细致的搓洗,所以这一次洗完后,夭夭觉得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说白了,它现在就是只兽崽子,人家容慎虽然默认它可以唤云憬喊他哥哥,其实心里还是没把它当人看。

    在被容慎抱在膝上擦揉毛发时,它忽然迫切的想要变成人。

    原书中啾咪兽并不会说话化形,一直到全文10,它也只是受人喜欢出场很少的小灵兽。夭夭想着,既然如今剧情偏移它都已经会说话了,那它说不定也能化为人形。

    前提是它需要修炼。

    “云憬……”夭夭刚刚着急上火,这会有些口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