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歌尔 > 玄幻小说 > 男配求你别黑化 > 第13章 黑化013%
    【馨歌尔小说 www.xungue.cn】

    夭夭先前还没觉得那么委屈,见到容慎后,呜哇哭的浑身的绒毛抖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这还是容慎第一次见小灵兽哭的那么惨,手忙脚乱把它抱入怀中哄,他轻柔拂去它小脑袋上的雪问:“发生了什么?”

    放眼缥缈宗,还没几个人敢欺负夭夭。

    夭夭窝在容慎的脖间是真掉了眼泪珠子,呜咽着开始告状:“你师尊他欺负兽……”

    话没说完,两人头顶上空传来隐月空灵的嗓音:“啾咪兽目无尊长顽劣任性,本座罚它在这思寒洞,陪你一同思过。”

    容慎听后皱眉,握着夭夭受伤的爪爪,他心急喊了声:“师尊!”

    这惩罚于一只受伤的小灵兽,未免太过了些。

    夭夭蜷缩成球还不知这洞中的危险,匆匆将小脑袋往容慎衣服里埋去,等确认隐月的神识离开,它才小声继续抱怨:“他就是欺负兽,刚刚还想捏死我。”

    那可是修仙界的道尊哇,整个修仙界找不出比他更厉害的,这样的修仙大拿竟然同它过不去。

    容慎听后赶紧捂住它的嘴巴,生怕这话再被师尊听去,敲了敲它的小脑袋低声:“不准胡说。”

    可它没有胡说啊,刚刚隐月道尊真的想杀了它!

    夭夭嘴巴被捂住唔唔着说不出话,只能用水汪汪的瞳眸瞪着容慎。

    知道自己就算说了实话,小白花也不会相信自己,它索性不再提这事。总归因祸得福,它又回到了容慎身边,夭夭抬起那只受伤的爪爪,对容慎惨兮兮道:“爪爪好疼。”

    纱布都渗出血了,上面也没有漂亮的蝴蝶结。

    容慎看的很是心疼,清楚是自己连累了它受伤,他用唇瓣轻吻了下它的爪爪,愧疚的道歉:“是我没能照顾好你。”

    夭夭看着他的动作一愣,它是故意对容慎卖惨引他自责的,却没想到他会亲吻自己的爪爪。

    若它是人,那刚刚容慎就是亲了它的手背?

    夭夭的脸色唰的就红了,仗着有绒毛的遮挡才看不出来。

    这思寒洞万年飘雪,寒风不停,夭夭没一会就受不住了。

    它还在病中,就算身上的毛毛厚实,也顶不住恶劣的风雪。爬入容慎的衣襟里,它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容慎担心它在这里撑不下去,就跪在地上对着上空求情,想要让隐月道尊放夭夭出去。

    “你别求他了,他是不会放我走的。”夭夭拉了拉容慎的衣服,没敢告诉他,隐月刚刚有多可怕。

    也是它莽撞了,为了容慎口不择言,也忘了隐月是个怎样冷漠无情的人设。

    就算这里再冷,它也愿意留下陪着容慎,真心实意道:“只要能陪在云憬身边,夭夭在哪都开心。”

    “云憬哥哥,咱们先找个避风的地方好不好?”

    夭夭没来之前,容慎独自一人没有牵挂,直接是在雪地中打坐清心。如今有了夭夭,他不能再这般随意,见师尊迟迟不回应,就拎着夭夭贴身放入心口。

    “先别出来。”夭夭在容慎怀里打了个滚,脸颊抵上温热的皮肤。

    眨了眨眼睛,它这才反应过来,容慎为了帮它取暖,直接将它放入了衣服里侧。

    没有了布料的遮挡,一人一兽的体温纠缠融合,夭夭闻到容慎怀抱中浅淡的檀香,耳尖轻动,它听着强而有力的心跳,不由抱紧自己的尾巴不。

    这容慎……是真不把它当成姑娘啊。

    白皑皑的世界里,雪越下越大。

    通过银面镜子,隐月看到容慎寻了处遮风山洞,他淡声询问身侧的人,“如此,师兄可安心?”

    月玄子扒拉着镜子试图看的更清楚,冷哼着嘴上不饶人,“那是你家徒弟,我算安哪门子心。”

    确定容慎和夭夭都平安无事,他这才扭回目光训斥隐月,“几百岁的人了,你同只小团子计较什么,你瞧瞧刚刚人家哭的多惨,你还出声去吓!”

    同隐月这种无心人不同,月玄子是典型的嘴硬心软。

    仗着自己长着娃娃脸,他撒泼耍赖,“我不管,你今天差点把我气升天,必须让我进去见见他们!”

    夭夭身上有伤就不说了,容慎那傻孩子领了罚直接去了思寒洞,都不知道穿身厚实衣裳,处理身上的伤。

    “……”

    夭夭去思寒洞的当天晚上,容慎就因发烧昏迷不醒。

    他就算再强大,到底也是只个凡人。夭夭没有办法,它着急的一声声唤着容慎,唤不醒它只能大声求助:“师尊!”

    “隐月师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