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歌尔 > 玄幻小说 > 男配求你别黑化 > 第20章 黑化020%
    【馨歌尔小说 www.xungue.cn】

    ……她这是又穿入了原书?

    夭夭懵了, 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

    对于原书,她只看了全文10,从目前的进展来看, 此处剧情也并非她看到过的情节。容慎怎么会变成这样?而他半夜在诡秘禁地又是在等谁?

    乌云遮住一半圆月, 大雪不停,本就漆黑的夜晚变得愈发模糊。

    隐约间, 夭夭听到脚步声靠近,容慎攥着夭夭的手一紧, 轻抬面容看向幽长的雪路, 神情在暗夜下模糊不明。

    “她来了。”

    夭夭寻声望去, 只见来者一身绿裙, 竟是白梨。

    他是为了来见她?!

    夭夭的惊讶不止于此, 因为它还发现,走近的白梨步伐摇晃,像是瘸了一条腿。

    乌云散开,月光清亮落在白梨脸上, 楚楚可怜的姑娘失了以往的气势, 谨慎停在容慎三步之远。她像是在害怕什么,唇瓣嗫嚅身体微颤,良久开口唤了声:“师、师兄。”

    石碑的投影将容慎埋于黑暗, 他挺直而站一动不动, 沁凉的笑声不急不缓,“梨儿这次找师兄, 又想说什么呢?”

    白梨颤的越发厉害,最后噗通一下跪在了他的面前,“师兄对不起,梨儿真的没有办法啊。”

    “你为了我, 为了我忍一忍好吗?”

    “就、就再救梨儿最后一次!”

    夜风吹起容慎的衣摆,在暗影悄悄探出霜白一角。夭夭并不知前情,它只见容慎沉默了许久,忽然问了句:“你还想让我怎么救你?”

    “就认下你为了得到我,一时糊涂扮成燕和尘,将我……”后面的话白梨没敢说,她知道容慎会明白。

    容慎是明白了,可夭夭没有明白,它窝在容慎怀中茸毛蓬起,感觉周身有股阴戾压迫越来越重,像是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要破土而出。

    轻吐浊气,容慎仰了仰脖子。这个时候他早就忘了夭夭的存在,一双眼睛直勾勾只盯着白梨看,看着看着,他忽然笑出声。

    凉凉的笑声压得极低,容慎似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摇着头抚着眉心一直在笑。

    “当初你为了燕和尘,同掌门说我身染魔气重伤同门,我被冤枉被宗门重罚遍体鳞伤之时,你可想过救我?”

    容慎止住笑,从阴影中走出靠近白梨,“你发现怀孕要燕和尘娶你,得知那孽种是影妖奸污所得,转头逼迫我娶你时,你可想过救我?”

    夭夭听愣了,而白梨摇着头只知道哭,一声声说着:“……我没有办法!”

    “是,你没有办法。”

    容慎停在白梨面前,俯身捏起她的下巴,压低面容轻缓问着:“可师兄都答应娶你了,梨儿怎么又转头后悔,同掌门说是我强迫于你呢?”

    “因、因为……”

    白梨不敢说,容慎替她说了,“因为燕和尘又答应娶你了,你不再需要我,自然要把我踢得远一些。”

    “梨儿,师兄说的对吗?”

    “不!不是。”白梨疯狂摇头,眼泪一滴滴落在容慎手上。

    见容慎不为所动,她受够跪地求饶的卑微感,恶狠狠打开容慎的手,“是!我利用完你就是要把你踢远些,不然你还真想让我嫁给你?”

    “容慎,这些都是你欠我的,我要你补偿我有什么错!”

    白梨撕破脸皮,站起身厉声:“你都为我做了这么多,再为我做这一件事有什么不可以?”

    “你的名誉有我的幸福重要吗?别忘了你先前可是答应过我,要护我一世无忧,怎么,现在反悔不觉得太晚吗。”

    容慎冷眼看着她发疯,等她说够了才轻吐两个字:“不晚。”

    先前的他总被局限于一方天地,束手束脚违背意愿,活成了提线木偶。如今他想,那些誓言有这么重要吗?

    白梨见他不肯帮自己,冷笑了声道:“谁说不晚?”

    “你当真以为我来见你,没有准备吗?”

    白梨说着转身要走,“想来这个时辰,宗门已经传遍你嫉妒燕和尘而奸污了我。”

    “容慎,你的名声已经臭了。等我再生下这种孽种,你就等着坐实妖魔身份被宗门处死吧!”

    夭夭听到这儿就怒了,它呲牙从容慎怀中蹿出,恨不得把白梨咬死。

    气急的它并没有听清楚,白梨后来又说了句什么,正是这句话,将容慎彻底激怒,瞬移到白梨身边,他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撞到禁地石碑上。

    “你说……什么?”

    雪落得越来越急,容慎掐着白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